阿怪

道友一枚………

《又见魔道》(18)

算算日子,阿怪好久都没更文了诶……

真对不起大家………

更对不起那些爱我的小可爱……

大家肯定是不爱你怪了………

你们看,粉丝都掉了………

哼唧哼唧…………(内心复杂)

好啦,开文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开启正文

[蓝景仪:“此地无银三百两!还说你没有,你没有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?你看看你,羞得都没脸见人了!”

魏无羡双手掩面道:“你不要这么大声嘛,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!”]

“噗呲………哈哈哈………”一些家主不顾身份的笑了。

魏无羡:很好笑吗?……

阿怪:是啊,很好笑,奥斯卡欠你多少小金人了呀,羡羡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……(请无限循环魔鬼笑声)

魏无羡:……mmp…

[魏无羡以为这次一定会被忍无可忍地踹出山门去,谁知,蓝忘机扫了他轻描淡写的一眼,静默片刻,铮的一声,便把避尘收入了鞘中。]

“魏无羡,你是不是想的太美了点儿?”江澄十分鄙夷地看着画面里的那个戏精,没错,就是鄙夷,你没看错……

“可能?”魏无羡歪头看向他。

“…不,不是可能,是一定…”江澄比了个中指(呵呵,鄙视你)。

“哦,那你可太了解我了,真是我的好兄弟。”魏无羡微笑着,手却比了个小指(你个菜鸡)。

于是,双杰…啊不,双花就在这愉快的氛围中打起来了……!!对,打起来了!

请看来自现场的报道:

“魏无羡!你那手势什么意思?!欠揍吧你!”江澄给魏无羡来了个漂亮的锁喉。

“江澄!你别掐我脖子!你听我说!我那是夸你呢!说你像小指一样默默无闻,受人爱戴,多好!哎呀,别掐了!”魏无羡“垂死挣扎”。

“艹!当老子好糊弄是不是?!”江澄越来越用力。

“靠,怎么这么不听劝呢?!你还没跟我解释你那中指啥意思呢!”魏无羡提脚向后踹去。

江澄巧妙的躲开,魏无羡没了脖子上的牵制,摆开了架势:“来吧。”

江澄冲过去:“看我的!”

魏无羡一挡:“切,谁愿意看你!”

于是就出现了:

“剪刀,石头,布!”“哈哈,我赢啦!看我一掌!”“啪!”“嘶,你轻点会死吗?!”“当然会。”“……”
……………

众人:这俩人三岁吗?幼稚不幼稚?………

阿怪:从来没见过比我还不要脸的……现在终于见到了……

曦曦:这俩人需不需要治一治…?

蓝曦臣:晚吟可爱,想☀……还有,忘机,你矜持点……

蓝忘机面无表情:媳妇儿~~我要亲亲要抱抱!还要天天!来让我啵儿几口!(有点ooc汗颜)

众人:怎么感觉这些人眼神越来越……猥琐了……

[平平淡淡的三个字,然积威之下,绝无二话,众人立刻散了。蓝忘机则从从容容地提起魏无羡的后领,一路往静室拖去。

    怎么这么爱用拖的?!魏无羡踉踉跄跄地要叫,蓝忘机冷冷地道:“喧哗者禁言。”

    扔他下山那是求之不得,禁他言却是敬谢不敏。魏无羡百思不得其解:蓝家什么时候对窥伺本家名士沐浴这种不知廉耻的罪名这么宽容了,这样也能忍?!]

“咳咳………”蓝启仁看了这一段一下子咳起来。

温情忍不住了:“我说蓝老先生,你非得逼我给你几针吗?”

蓝启仁一下子停了:“无碍无碍,温姑娘好意,在下心领了。”

温情:……蓝家上下都被魏无羡传染成戏精了吗?

[蓝忘机将他拎入静室,直奔内间,“咚”的一声,摔在榻上。魏无羡被摔得哎唷一下,一时爬不起身,本想娇嗔几句,瘆他一身鸡皮疙瘩,抬眼一瞄,蓝忘机一手提着避尘剑,正居高临下看着他。

    看惯了蓝二公子束着抹额和长发、一板一眼、一丝不苟,这副乌发微散、薄衣轻衫的模样倒是从未见过,魏无羡忍不住多瞧了两眼。拖来摔去一番动作,蓝忘机原本紧紧合着的领口也扯开了些,露出了明晰的锁骨,和锁骨之下那片深红色的烙印。

    一见那枚烙印,魏无羡便又被吸引了注意力。

    这枚烙印,在他还没有成为夷陵老祖之前,身上也有一块。]

“话说这烙印到底怎么来的?”一些家主忍不住问道。

魏无羡低头,不发言语,蓝忘机吻了一口他的脸颊,“疼吗?”

魏无羡抬起头,又是哪个开朗乐观的少年:“早就不疼了,蓝二哥哥,你在关心我吗?”

蓝忘机的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:“嗯。”

众人:别秀了别秀了!闪瞎我的钛合金狗眼啦!!!歪?妖妖灵吗?这里有人当众杀单身狗啦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本章完

阿怪下个星期期中考,正在复习,请大家保佑我!!

这张有点短小,请谅解!

谢谢大家!

交给大家决定,是更《又见魔道》呢?
还是《Letter  Luv》呢?

小魔回归,阿怪特别兴奋,一时忘了自己手残党的属性,十分自信的画了两张……

然后发现,画毁了!……!

转发。

洢(・Д・)ノ:

求帮kkkk

洢群——这是一个刻字写章的小号:

想约字了


p1p2这样的5r/张


p3p4这样的3r/张


p5这样的7r/张




写之前告诉我横排还是竖排,不然我就瞎写了,以及自己喜欢的颜色

提供一次修改,再改每次加1r

10字以上的长句面谈

+qq2929142698


求各位太太转发帮k!!!

【星座】你的星座是攻是受?

emmm………我就想知道,星座这个…是按公历呢?还是农历呢?
公历的话……呃…处女座………傲娇受?!

农历的话……呃…狮子座………强攻?!

反差好大……

聂怀桑♀聂导:

啊~我是双鱼的呢~


九吟·:



【转载】转载自空间,侵删


【出处】星座馆q31527715



你的星座是攻是受?



白羊座


傻白羊绝对的强攻,自己心里的想法都会毫无隐瞒的写在脸上,喜欢你那必须要让你知道,你不知道都对不起傻白羊的热情,无论在朋友面前还是另一半面前,白羊都占据着攻的绝对位置!



狮子座



狮子王那必须是攻方啊,你见过狮子王扭扭捏捏等对方先开口的吗?喜欢就直说,同意就直上,没见过比狮子更直接的人,内心火热,个性耿直,可能越是内心充满光明的星座越是强攻吧!



射手座



浪射手相比于那俩火相傻多了一份内敛,虽然是耿直攻的内心,但还有一点腼腆,所以浪射手才会给人一脸高冷的感觉,只不过混熟以后,这浪货才不管你是男是女,反正他是攻就对了!



双子座



骚包双子攻受尺度拿捏的很到位,给他下定义还真的不准确,因为小骚包会根据对方的属性瞬息万变啊!所以强攻受这个名字还算合适吧,双子内心渴望对方主动,但很多时候对方不给力了还要自己上!



水瓶座



天才水瓶就比较厉害了,如果喜欢的人是个小攻,自己甘当傲娇受,如果对方是个小受,他绝逼变成耿直攻,对于无兴趣或者不打算有下文的人,那他就是既不攻也不受的性冷淡,怎么诱惑也白扯!



天秤座



纠结秤是个优雅受,看起来就是个优质的受,优雅干净整洁还有礼貌,还有一脸清秀的小娇羞,反正就是会被强攻很喜欢的那一种,而且纠结秤是被动型人格,不做受真是浪费了他的个性!



双鱼座



是不是都以为小公举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受啊?你错了,真正的强攻不需要自己动手你就会坐上来,双鱼就是这样的存在,貌似没主动,但每一步都是调情勾引,什么强攻直上那都段位太低,双鱼乃姜太公钓鱼攻!



巨蟹座



巨蟹宝宝是呆萌受,莫名其妙就变受了,然而自己还一脸懵逼的搞不清楚状况,又呆又萌的样子强攻们怎么会放过你呢宝贝?所以巨蟹的性格就已经决定了他们此生是受,而且还有无力回天的既视感!



天蝎座



神秘天蝎看起来是个很内敛的星座,不张扬不嚣张,始终都是个安安静静的少年,其实他内心住着一个猛攻,是两人世界里完全的控制者,如果他不能把控全局,那天蝎可是会疯掉的,最受不了对方对自己无所谓的态度!



金牛座



倔强金牛是攻,不过没那么强罢了,他们很难完全暴露出自己攻的本性,因为他们喜欢享受对方带给自己的温柔,只有在兴致大发的情况下才能一展真我风采,平时伪装的像个性冷淡,其实是个攻!



chu女座



机智处女,傲娇受呗!不喜欢主动,也几乎不主动,什么事情都等着对方带节奏,慢热慢的要死,然后还嫌人家主动的地方太少,明明是你不回应,还要说人家没毅力…死傲娇,又作又褶!



摩羯座



其实摩羯大人骨子里是个矫情攻,但是理性在摩羯生活里占据了90%的强有力地位,所以无论怎样,大人都懒得攻,我曾以为摩羯容易变gay,后来才发现人家是懒得理你,另一半要是摩羯,你肯定得当个小受!



更多星座知识关注星座馆q31527715




突然想起一件事……

那是一节生物课,老师讲到克隆羊……

说什么,取出一只羊的细胞核,再与另一只羊的细胞质融合在一起,体外培养,最后植入其他羊的子宫内,可以生出一只小羊。

我就提了一个问题:“老师,那人也可以吧?”

老师:“嗯,是可以,不过,国家明令禁止的。”

我:“那…如果,那个提供细胞核的是个男孩子,提供细胞质的也是男孩子,也行吗?”

老师:“嗯,可以的。”

同班腐女:“卧槽,你TM脑子瓦特了?!这是在上课!上课!收起你龌龊的想法!”

然后,据我们班男生说,我一天脸上都带着……贱兮兮的微笑……

emm………内心复杂…

《又见魔道》(17)

阿怪这些天有点事情,特别忙,还被家长骂,真的很可怜了……

哎……再问一次,有土豪想给阿怪寄简体魔道小说吗?

如果没有的话就算了,毕竟大家只是网上的朋友,现实不熟……

_(´□`) ∠)_哎……不说了,开文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开启正文

[魏无羡一边感慨,一边喝完了一坛。他酒量极好,酒瘾又大,想了想,蓝忘机欠他一坛天子笑,这么多年了总得收点利息,便又喝了一坛。正喝得兴起,忽然灵光一闪。要通行玉牌,又有何难?云深不知处境内,有一片冷泉,奇效甚多,供本家男子弟修行所用,据说有静心清性、驱除邪火等奇效。下冷泉的时候总得脱衣服,他衣服都脱了,还能用嘴叼着那块玉牌不成?

  魏无羡一拍手,喝完手上这坛里的最后一口,找了找居然没地方扔,便往两个空坛子里灌满清水,原样封好塞回去,盖上木板。一番活干完,这就出去找玉牌。

  虽然云深不知处在“射日之征”前被烧毁过一次,但重建后的格局与从前无异。魏无羡在通幽曲径中凭记忆一阵穿行,不久便寻到了那片落在幽僻处的冷泉。]

“什么?!云深不知处被烧毁过?”蓝景仪十分生动形象地演绎了什么叫“大惊失色”。

蓝家经历过那段往事的人都十分默契的不说话,整个空间安静的恐怖。

阿怪和曦曦已经回来了,此时正坐在沙发上。

阿怪看了看蓝景仪,开口道:“那段往事我知道,既然他们不说,那我就让你看看。”

干脆利落地打了一个响指,一个水晶球悬在空中,投射出来的画面正在播放当年的事:

[年仅十六岁的蓝忘机伤痕累累的现在仅剩的藏书阁前,一向干净雪白的蓝氏校服上满是血迹灰尘,扶着早已断了弦的忘机琴面对着众多手握仙剑的温家修士。]

没经历过温家那段的小辈从未见过含光君如此模样,惊讶的不敢眨眼;而经历过的人们则纷纷叹气,那样的时光,他们再也经历不起了……

“哎,现在真的很幸福啊…”一位家主感慨。

是啊,远离了那种每日担惊受怕的日子,谁不会说生活的美好?

[冷泉泉水冰冷刺骨,不比温泉,没有热气弥漫迷人眼帘,因此可以把泉中之人背对着他的上半身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 泉中之人身形高挑,肤色白皙,长发漆黑,湿漉漉地拢在一侧,腰背线条流畅,优美而有力。简而言之,当是个美人。

但魏无羡绝不是因为什么看美人出浴被震撼了因此移不开目光。再美他又不会真的喜欢男人。实在是这人背上的东西,教让他移不开目光。

数十道纵横交错的伤痕。

这是戒鞭留下的痕迹。仙门之中,有一种用以惩罚本族犯下大错的子弟的戒鞭,受刑之后,伤痕永不消退。魏无羡虽没挨过戒鞭的打,但是江澄挨过。他穷尽心思也无法使这耻辱的印记淡化一分,因此魏无羡绝不会记错这种伤痕。]

“江宗主也挨过戒鞭?”一些胆子大的人开口问,引来了不少绝非善意的目光。

“怎么?有问题?”江澄最不能忍受这种眼神,回瞪了过去,还有一个原因,那件事,本就是他不愿提起的。

兴许是被吓到了,那人连连摆手:“不敢不敢……”

“所以说,这个人到底是谁?受了那么多戒鞭……”一位女修不禁问。

画面中背影的身材十分好,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精瘦的男子,自然引得女修好奇。

魏无羡看向身旁的蓝忘机,叹了一口气:“蓝二哥哥,受苦了……”

蓝忘机回看过去,眼神柔情似水:“不,值得,为了你,什么都值得。”

魏无羡如沐春风:“蓝湛……”

众人:……闪瞎我的氪金狗眼了……(作者:喂!你们别破坏人家小两口的气氛啊!我吃狗粮正开心呢!)

[这时,泉中之人转过了身,锁骨之下靠近心脏的地方,还有一个清晰的烙印。看到那枚烙印时,魏无羡的讶异之心霎那冲上了顶峰。

那枚烙印夺去了魏无羡的全部注意力,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什么,连对方的脸都无暇分心去看,呼吸也跟着乱了两拍。忽然,他眼前一白,仿佛落下一片雪幕,旋即雪幕劈开,一道蓝色剑芒挟着冰寒之气袭面而来。

  含光君的佩剑“避尘”威名赫赫谁人不识。要命了,竟然是蓝忘机!]

“含光君?!”“什么?!怎么可能?仙门楷模怎么可能受这么多戒鞭?!”“真的吗?!”议论声逐渐变大。

“闭嘴!”阿怪今日可能是脾气不好,直接就大吼,众人被吓得赶紧把自己的嘴捂住。

“阿怪,这个…魏前辈胸口的烙印怎么来的?还有,含光君怎么也有一个?”蓝家一名小辈忍不住问道。

“这个啊…你可以问她。”阿怪一见是蓝家人,口气都变了,手指向一个地方。

众人看向所指的地方,是一个长相清丽的女孩子。

“绵绵?”魏无羡最先认出来。

“魏公子。”绵绵笑着回答。

“你也来了。”

“嗯,阿怪找我来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咦?你不就是那个当年在金麟台为了魏无羡离开家族的女子吗?”一位家主也认出来了。

“是我。”绵绵点头。

“多谢。”蓝忘机站起身行了一礼。

“含光君,你当年已经对我说过了,我也说过,魏公子是我恩人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绵绵还了一礼。

众人越看越懵逼,这是怎么回事???

有没有小可爱……

emm……想给阿怪怪寄一套魔道简体小说呢?

你怪真的很可怜呀……

有想法的小可爱可以寄这里

山西省太谷县水秀乡北郭村

电话号码:18235433478(这不是阿怪本人的电话号)

收件人:阿怪

谢谢土豪!有这个想法的可以寄一下……

没有的话就算了……

阿怪很桑心,真的很桑心,

本来吧,你怪的家人要给你怪买魔道祖师简体全套来着……

结果今天,突然不给你怪买了,还骂了你怪一顿,你怪委屈,想哭………